九龙特新刊

· 象山方言趣事
· 我的童年和童谣
· 竺桂良:守护象山方言
· 象山方言记
    象山方言属吴语宁波次方言。因地近温台地区,受台州次方言影响较深,南部尤甚。解放以来,普通话的推广及与外地联系日益频繁,北方语音、语词虽有渗入,但本县语言体系仍无显著变化,县内地域性差异较明显。大致说来,可分三个方言小区:
    东乡方言小区 包括东乡小半岛各乡镇,以丹城话为代表。其语音较软和,接近宁波方言。句末常带拖腔,尾音略微上升。
    南乡方言小区 包括南乡小半岛及东门、南田、高塘、檀头山等海岛各乡镇...
瞎眼鸡啄口谷——碰巧
大年初一死爹——凑巧
讨?#35895;?#25774;死蟹——只只好
泥水老师打墙——两面光
弄堂里背毛竹——直进?#32972;?
驼背落材——摆弗条直
猢狲翻萝卜落船——瞎忙
人家棺材抬来哭——多管闲事
猢狲屁股——坐弗稳
风吹过山——不当回事
  春霜弗露白,露白要出脚
  日落乌云洞,明朝头晒痛
  立秋一夜雨,满地?#33108;?#37329;
  红变黑,洞闭合,落弗歇
  雨打天亮头,晒死老黄牛
  清明断雪,谷雨断霜
  夏旱不算旱,只怕交秋廿日旱
  春雾雨,夏雾热,秋雾凉风冬雾雪
  早雨晚东风,日日好天空
  惊蛰前响雷,七七四十九日弗见天
  弗怕清明头应雨,只怕清明头应风
  河里车水窟里转
  千拣万拣,拣个漏底饭盏。
  打酒问挈壶,杀鸡问出脚。
  年熟粥要蛐,人穷书要读。
  呆有呆个福,城隍老爷住瓦屋。
  身正弗怕壁斜,猛火弗怕青柴。
  自咬馒头自傲白,一口咬去纯大麦
  床头一萝谷,死牢有人哭。
  自家做做来弗及,人家做做弗中意。
  自家小撮撮,防人做大贼。
  小时小撮撮,大来做大贼。
 
小生读书:极易办到
撮虾过酒:极其易容
  爹姆一样:彼此相同,无所区别
  奇巧乱样?#21512;?#27861;十分古怪奇特
  一搭一档:彼此配?#31995;?#24456;好。
  二心两惑?#27827;?#35947;不决
  半狠?#20004;澹?#28010;费粮食
  油头滑脑:言语浮滑,举止轻狂
  活络天工:极其灵活通达
  死样活气:不死不活,?#31283;?#24577;度冷漠
  邋遢八鬼:非常肮脏
  死?#22982;?#19994;:?#31283;?#24076;望断绝,
  贼出关门:?#31283;?#20986;了事故之后方知防范
  褪裤嫂:穿戴不整齐
  ?#24213;?#22836;:背地做好的吃
  打鼻头铳:比喻受人轻视
  眼睛孔浃:比喻妒嫉他人
  嘴边饭糁:比喻极易办到
  猪半仙:自以为什么都懂
  蛀竹蜂:专干坏事的人
  倒死岙:交通不便的边远之处
  撮白煞:趁混乱之机捞点便宜
0 九龙特新刊